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胶州土木工程电力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尤三姐跟贾珍厮混是为什么?不怕柳湘莲知道吗
红楼梦中尤三姐跟贾珍厮混是为什么?不怕柳湘莲知道吗
2022-11-22

尤三姐是尤氏继母和前夫的女儿,尤二姐的妹妹。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。

《红楼梦》中有不少爱情悲剧,除了读者熟知的宝黛爱情,还有一场爱情的悲剧意味也十分浓厚,那就是游侠柳湘莲和尤三姐的悲剧,这场悲剧撕扯着很多读者的心——如果说宝黛爱情的悲剧是必然,那柳、尤二人的悲剧似乎有偶然的嫌疑,这更加强了这段爱情的悲凉意味。

《红楼梦》第66回“情小妹耻情归地府,冷二郎一冷入空门”,尤家人开始为尤三姐谋划亲事,尤三姐却直言自己早已相中了柳湘莲,非他不嫁,书中这般记:

二姐笑道:“说来话长。五年前,我们老娘家里做生日。妈和我们到那里与老娘拜寿。他家请了一起串客,里头有个作小生的,叫作柳湘莲,她看上了,如今要是他才嫁。”——第66回

从二姐的话中,我们可以得知很多关键信息:其一,尤三姐心中早有所属,立志非他不嫁,这个人就是柳湘莲;其二,尤三姐相中柳湘莲的时间节点很有趣,是在五年前。

这个故事立足表面来看,还是很令人感动的,一位痴心女子找到了自己的爱情,苦苦等了五年之久,并立志非他不嫁,若不能嫁他,宁愿剃光头发去当尼姑......

但若是抛开这种感性心理,再看尤三姐的所作所为,就会发现一个很矛盾的问题——尤三姐既然早已在五年前就相中了柳湘莲,为何在这五年间却持续犯生活作风问题,跟贾珍、贾蓉等人厮混在一起呢?

远的不说,单看第65回“贾二舍偷娶尤二姐,尤三姐思嫁柳二郎”,就曾记载了尤三姐跟贾珍的暧昧关系,这一点《红楼梦》写得很是露骨:

当下四人一处吃酒。尤二姐知局,便邀她母亲说:“我怪怕的,妈同我到那边走走来。”尤老也会意,便真个同他出来。只剩小丫头子们。贾珍便和三姐挨肩擦脸,百般轻薄起来。小丫头子们看不过,也都躲了出去,凭他两个自在取乐,不知作些什么勾当。——第65回

彼时尤二姐已经嫁给了贾琏,故而躲着贾珍,让妹妹尤三姐“接待”贾珍,这足以说明贾珍、尤三姐之间的关系必然称不上干净二字,亦旁敲侧击暗示出二姐、三姐之无限前事。

而到了第69回“弄小巧用借剑杀人,觉大限吞生金自逝”,此时尤三姐已死,尤二姐又被王熙凤骗进大观园中百般折磨,夜间入睡,尤三姐托梦给尤二姐,期间亦曾提到了当年的淫奔浪荡之举:

夜来合上眼,只见她小妹子手捧鸳鸯宝剑前来,说:“姐姐,你一生为人心痴意软,终久吃了这亏。休信那妒妇花言巧语,外作贤良,内藏奸狡。她发恨定要弄你一死方罢。若妹子在世,断不肯令你进来;即进来时,亦不容她这样!此亦系理数,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,故有此报。”——第69回

此处尤三姐说得明明白白:你我生前淫奔不才,使人家丧伦败行,故有此报。所以可以肯定的是,尤二姐、尤三姐当年都曾跟贾珍、贾蓉有过非正常关系,她们后来的悲剧报应正由此而发。

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回过头再看尤三姐的爱情誓言:我五年前就相中了柳湘莲,非他不嫁。这番话就显得格外虚浮,既然你已经心许柳湘莲,为何期间还跟贾珍、贾蓉厮混,将自家名声搞臭?

如果我们立足这种传统价值观的角度,就会觉得尤三姐不但不值得可怜,反而应该批判她,因为她干的这些脏事实实在在摆在这里,无可辩驳。

但作者曹雪芹不是一般人,他秉承仁人心性,对尤三姐的悲剧命运给予了理解,这也是《红楼梦》思想内容之深刻远超其他同类小说的原因所在。

尤三姐的确与贾珍、贾蓉有过不洁关系,但尤三姐主观上是痛苦的,她内心深处并不愿意沦为这些人的玩物,正如尤三姐的话:咱们金玉一般的人,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,也算无能。可在男子本位主义下的封建社会,她不得不妥协,她的失足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。

同时,细按《红楼梦》中细节,尤三姐是有反抗的,不过她的反抗显得很另类,《红楼梦》第65回,贾珍偷偷前来花枝巷,其目的是为了调戏尤二姐、尤三姐,不料贾琏中途回家,于是大家一处饮酒,期间尤三姐行为放荡,竟将贾珍、贾琏两人给镇住:

尤三姐说着,自己绰起壶来,斟了一杯,自己先喝了半杯,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,说:“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,咱们来亲香亲香,”唬得贾琏酒都醒了,贾珍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。弟兄两个本是风月场中耍惯的,不想今日反被这闺女一席话说住......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,洒落一阵,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,竟真是她嫖了男人,并非男人淫了她。——第65回

尤三姐的反抗方式很极端,却和她的个性完全吻合:你们不是希望我成为你们的玩物吗,那我就彻彻底底放开了玩,但不是你们玩我,而是我玩你们。

贾珍、贾琏兄弟俩虽然好色,但也是要面子的,他们只敢偷偷摸摸进行,不敢太过声张。尤三姐就利用两人的忌惮心理,当着众人的面儿,又是陪大姐夫贾珍喝酒,又是要跟二姐夫贾琏亲香,将他们心中的不堪统统摆到明面上来,登时将贾珍、贾琏两人的酒都吓醒了。

但尤三姐这种“不是男人玩我,是我玩男人”的做法,终究是无可奈何之举,她但凡有点别的办法,都不至于采取这种抵抗方式。

尤三姐希望选择柳湘莲当自己的伴侣,站在写实角度来讲,跟爱情没有太大关系——尤三姐只不过当年在戏台子上见过柳湘莲一面,两人没有丝毫其他交集,如何能延伸出爱情的萌芽呢?

柳湘莲乃是游侠,他的思想开放程度应该是高于其他人的,所以在尤三姐的想象中:如果这个社会中还有好男人愿意接纳自己,那么一定是柳湘莲这样的人,这才是她非柳湘莲不嫁的深层心理。

可尤三姐没有想到的是,柳湘莲一听闻她是宁国府的人,就断定她不是个正经人,立刻来到尤家悔婚,至此尤三姐万念俱灰,她最终的希望也破灭了,只能一剑抹脖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一个绝世女子就此消逝,真真是:揉碎桃花漫地红,玉山倾倒再难扶。

很多论者觉得尤三姐之死有偶然性,她死之后,柳湘莲痛哭不已,深感误会了三姐。如果她能坐下来向柳湘莲好好解释一番,或许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,其实不然,尤三姐的死看似偶然,实则是必然。

在当时的境况下,尤三姐要想证明自己,唯有一死,其他的言辞不会产生任何实际效用,反而会让柳湘莲觉得她巧舌如簧,乃淫奔无耻之徒,不屑为妻,尤三姐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层,才会不进行任何解释,直接以死来证。